律所动态News
您的位置:首页>>律所动态>>社会热点
社会热点Social Hotspots

从收鱼小贩起步到印尼富豪,不请保镖的“印尼船王”王景祺

点击数:372019-08-27 15:43:39 

 一波君 一波说

走进集美大学诚毅学院,映入眼帘的是一座西洋式屋身和闽南式屋顶相融合的中西风格标志性建筑——景祺楼。

 

很多人不知道,景祺楼的捐赠者、印尼BSG集团主席王景祺,久享印尼船王盛名,他是集美大学常务校董,早年创业从收鱼小贩起步,从小商人到“印尼船王”完成“三级跳”,可他为人朴素低调,连保镖都没有请过。


从收鱼小贩到“印尼船王”


2007年,集美大学诚毅学院举办主楼“景祺楼”揭牌仪式,“景祺楼”是诚毅学院办公及会议中心,以印尼BSG集团主席、集美大学常务校董、诚毅学院副董事长王景祺名字命名,“景祺楼”三个字由著名诗人、国学大师、书法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梁披云先生题写。

 

热爱桑梓,心系祖籍国的王景祺,担任集美大学常务校董以来,十分关心支持集美大学的事业发展;2001年,他在集美大学设置“王瑞庭海上专业助学奖学金”,资助家庭困难的学生,王瑞庭是王景祺的祖父。除捐建诚毅学院主楼“景祺楼”外,他曾为诚毅学院的开办出资800万元启动基金,是诚毅学院建设和发展的奠基人之一。

 

每次返回厦门,王景祺及夫人洪秀凤都会到集大诚毅学院考察,关心学校的发展。2002年9月,集美大学常务校董、印尼船王王景祺来校访问,但他得知集美大学要创办新型民办学院“诚毅学院”,非常赞同;回印尼后,他将这一情况向校董会副主席李尚大作了汇报。


作为独立学院,集大诚毅学院以“社会力量”办学为主,开办时,由福建集美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先期出资一个亿,其中4000万由李尚大、王景祺、黄晞等五位校董认募;建设新校区不足部分再找银行贷款,解决了早期开办资金的问题。

 

王景祺,又名王盛祺,生于1936年,生于印尼泗水,是印尼第二代土生土长华人,祖籍福建厦门,少年时代曾回厦门鼓浪屿读书,深受中华传统文化的熏陶和影响。

 

上世纪初,王景祺的父母从厦门来到印尼泗水。王景祺是家中长子,共有10个兄弟姐妹,现任印尼BSG集团总裁的王盛本,是他其中的一个弟弟。王景祺的父亲,即使远渡重洋,仍保留浓厚的儒家思想,很重视教育,他跟随几个朋友组成一个董事会,在当地开办华文学校,聘请北大、西南联大毕业的学生当老师,将学校办得有声有色,王景祺曾就读这所学校。

 

顺带一提,王景祺的外公祖籍福建南安,早年曾在家乡南安英都投资修建翁山小学(注:今天的英都中心小学)。

 

一个企业家成功与否,拥有多少身家财富仅是表象,衡量一个成功企业家的标杆,应该是其扛在肩上的社会责任感。从王景祺的外公、到他的父亲,再到他本人,一代代将社会责任高举肩上,这就是大爱精神的传承与发扬。


王景祺的父亲,初到印尼时,只是一个小职员,后来积攒了一些本钱,就从事泗水与雅加达之间的水产及土特产贸易。

 

作为长子,王景祺幼年起就参与家庭生意,他18岁读完中学后,因家中兄弟姐妹众多,无力供他上大学,便全身心地投入家族生意之中。日后他曾表示,当时“一切以家庭为主轴”。

 

父亲最早经营的是土特产贸易,比如黄豆、丁香、咖啡豆、海鲜等,于1949年创办“有成有限公司”。1961年,因父亲身体欠佳,子承父业,由王景祺接棒家庭生意。

 

王景祺打小就对贸易有浓厚兴趣,追忆昔年岁月,他曾笑道:“年轻没有辛苦这两个字,只要有兴趣就完全不会累,与当地农民在一起就非常高兴。”读书时,每逢放学或者假期,王景祺都要到库房帮忙,他经常与当地农民和渔民接触,看渔民如何捕鱼、晒鱼,怎么包装发运。

 

早期,印尼渔民除外捕鱼常常要几个月,捕到的鱼通常做成咸鱼,再用咸鱼换取米、油、日用品。由于渔民做咸鱼仅是简简单单的包装,王景祺父亲转手卖出去价格很低,利润薄,另外价格起落很大,他觉得做咸鱼很辛苦,一度欲放弃不做。王景祺知道后,就私下与渔民商量,用木箱包装,装箱时还按等级分类,另外价格也分档次;结果,王家将包装好的再卖到万隆等地后,售价比以往高出好多,渔民们赚得也多。

 

接受《中国经济》月刊采访时,王景祺曾喜滋滋地回忆往事,“不少渔民因此都赚到了很多钱,如果现在我回去,相信他们还会很热情地招待我。”


中学毕业后,父亲主要从事农产品贸易,王景祺当时觉得,父亲的生意仅是赚点差价,并不拥有资产,不利于长期发展,他想办实业,不愿子承父业。在他看来,“企业要有资产才能复式性地累积增长”。

 

1954年,王景祺开始做木材加工,另外也从事农产品的加工,逐渐积累资金。王景祺日后自豪地说,文化程度不高的他,将中学学到的化学知识倒派上用场,用淀粉、烧碱和硫自创浆糊,他说,比用木薯粉制成的浆糊效果还好,还更赚钱。

 

父亲身体不好,他只好接过家族生意,在他手上,仅用三年多时间,就将事业扩展至出口贸易上。1968年,他将多年积累的资本85万美金全部投入到原木开采,再出口到日本,收益颇丰。

 

1974年,石油危机爆发,整个亚洲经济都不好,日本更受严重冲击,王景祺出口日本的原木贸易也受到株连。这一年4月,木材的离岸船上交货价是一立方73美元,到年底仅剩下18美元,行情不好,日本公司都连排船拉货都不干了。


王景祺的“印尼船王”,是被逼出来的。当年,眼看原木都坏掉了,心急如焚的他明白一个道理,不能卖FOB价,必须用CNF(到岸价)方式交易。怎么办,一定要有自己的船队。1974年,王景祺年,在香港创办大亚船运公司,以276万美元购买第一艘6500载重吨(DWT)的专运原木船,专门从事运输印尼出口的原木。1976年在,他又在印尼雅加达创办另一家专运干货散装船公司;1981年,随着印尼政府推出相关准证,王景祺又创办了BLT液货船务公司,当时拥有两艘6000载重吨的成品油船,并长租给印尼国营石油公司。1986年,BLT还购入了第一艘化工轮。

 

1990年,印尼BSG集团在雅加达交易所上市,2006年又登陆新加坡上市,2007年10月,集团收购了全球十大不锈钢化学品液货船船行之一的Chembulk Tankers。

 

船业多元化布局“多级跳”之后,多年来在印尼海运企业排行榜上,印尼BSG集团雄踞首名位置,因此,王景祺获得了“印尼船王”称号。目前,印尼BSG公司是印尼的50家大型企业之一,是一家集航运、矿业、能源、种植等多种领域为一体的世界级大型企业集团,在印尼、中国、新马泰、香港、美国、英国、阿联酋等国家和地区设有分支机构。

 

2007年,王景祺登上福布斯“印尼40豪”,位列第23位。


 低调,从来不请保镖的印尼船王王景祺


印尼BLT集团主席王景祺,是厦门市荣誉市民,他担任的各种职务特别多,除集美大学常务校董外,他还是印尼森林企业家协会监事会主席、印尼企业家协会委员、印尼森林业振兴机构监事、中印好友高尔夫俱乐部主席、ROYALE JAKARTA 高尔夫俱乐部副董事长、CHEMICAL高尔夫俱乐部监事、印尼高尔夫球场协会组织部主席、国际儒学联合会印尼委员会、印尼泗水中华中校友会名誉会长、印尼泗水联合中学校友会名誉会长、印尼清华大学校友会副监事长、印尼雅加达养生医院总会执行董事、印尼雅加达养生护士学院执行董事主任、印尼国籍协会监事、印尼华裔总会监事等。

 

在生意上,王景祺主张“公司一定要多元化发展,才更有发展空间”,其事业版图,除了船业外,还开采石矿,生产石料出口新加坡;拉运煤业务时,他发现煤矿好做,便成立矿业部,从事煤矿经营,另外也投资石油业。2005年9月,他的一个新煤矿投入生产,彼时他们的煤矿储存量达5亿吨以上;而当他从报上看到有家煤矿储存量达20亿吨时,便告诫自己儿子:“你不要骄傲,还有很多人比你做得更好!

 

推进多元化,王景祺一向是脚踏实地、不急不忙、扎扎实实去做。做石油投资,从勘探、开发生产,他们聘请专业人才,稳步推进。经营煤矿也是,他从中国抚顺聘用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而且是从从勘探开始做。

 

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做一个事情,这就是“印尼船王”成功秘笈之一。但王景祺也强调,要善于掌握商机,他曾表示:“早走一步,自然赢得先机。”集团名称BLT的“Berlian”,指的是珍珠,而“Laju”是指迅速,能成为印尼海事业中最耀眼的一员,“早走一步”很重要!


无家族不企业,在印尼BLT集团,有“兄弟连”、“夫妻档”、“父子帮”。比如,早在上世纪80年代,集团旗下的专营散装货船及船代的印尼船务公司,2005年挂牌上市,当时就拥有30多艘运煤(木材)的货船,王景祺就交予最小的弟弟经营。

 

目前的印尼BLT集团王景祺与弟弟王盛本,一个是董事长,一个是总裁,兄弟联手创业,合作无间。家和万事兴,一直活跃在商界的王景祺曾表示,他把很多时间留给了家人,人生最大的乐趣就是融洽的三代同堂,俗话说‘过代亲’,能健康地和孙子一起哈哈大笑,再美好不过。

 

 

早于2002年,王景祺就被著名机构安永(Ernst & Young),评为“毕生成就企业家”。颁奖词说:“这不单是教育事业的奉献,助学金和奖学金的设立和颁发,社会医疗工作的参与,孤儿院工作的投入,还有对广大贫苦农民的关心、资助、辅导和教育,让他们提高产量及质量,从而成为社会企业家。”

 

身为“印尼船王”,王景祺生活却朴素、低调,在印尼,有些人赚了一些钱,开始想“安不安全”,“要不要请保镖”;王景祺说,有朋友问我,怎么不请保镖?我说,“我很安全啊,因低调谦虚,很多人并不认识我,让我很轻松、没压力。”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
Copyright © 1998 - 2013 tongru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