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库错误: [UPDATE command denied to user 'bdm249890550'@'123.56.134.86' for table 'doc_list']
UPDATE doc_list SET counts=counts+1 WHERE id=6177

从不公开露面的神秘“公主”与她背后的700亿隐匿王国 - 社会热点 - 上海通润律师事务所
律所动态News
您的位置:首页>>律所动态>>社会热点
社会热点Social Hotspots

从不公开露面的神秘“公主”与她背后的700亿隐匿王国

点击数:1342020-02-04 20:11:48 

躺赢的美女富豪也有成长的烦恼。

作者丨曹谨浩

华商韬略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客服微信:hstlkf

华商韬略·华商名人堂 ID:hstl8888

图片:网络


1493年,原本打算前往东方的哥伦布误打误撞间,登陆了加勒比海中一个盛产蔗糖和烟草的小岛:圣基茨。


490年后,这个中美洲岛国宣告独立,并且催生出一种“特产”——避税天堂的护照。


再后来,一批批东方富豪低调入籍这个地球另一边的偏僻岛国,其中就有胡润富豪榜中的第一位90后——纪凯婷。




2014年年末的一则新闻让刚刚踏入职场的90后萌新们哭了:


同样是九年义务教育,人家怎么就那么优秀。


这一年,24岁就控股香港上市公司——龙光地产的纪凯婷以80亿元身家登陆胡润富豪榜,成为第一批登陆此榜的90后,名列胡润中国富豪榜第65位。


凭借高颜值与伦敦大学的高学历,有颜有才还有钱的纪凯婷一夜爆红,成为了别人家也比不上的孩子。


一时间,从未公开亮相的纪凯婷被炒成了八卦媒体眼里与“国民老公”王思聪齐名的“龙光公主”。



但和高调的王校长截然相反,舆论一厢情愿的热烈讨论并没有让这位从不公开露面的富二代摘掉神秘的面纱。在百度搜索纪凯婷,在其百科里显示的是上面那张照片(必须说,的确是好看),但也不确定一定就是她本人。在微博疑似本人的用户个人简介下,只有简单的一句:


低调做人。


但无论地产公主纪凯婷如何低调,还是被一年一次的富豪榜炒成网红,甚至屡屡被碰瓷炒作。


这种局面或许出乎了纪凯婷的父亲、龙光集团实际控制人纪海鹏的预料。


当初,为了将资产顺利移交给下一代,深圳地产圈中这位最神秘的潮汕商人纪老板着实下了一番功夫。


九年前,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显示:龙光地产注册成立那天,还在伦敦大学皇家霍洛威学院求学的纪凯婷就受让持股1股。其后三年半的时间,通过两层离岸公司的架构安排[1],纪海鹏将自己的股份全部转移给了女儿纪凯婷,然后女儿又将股份全部转移给了自己和家人作为收益人的家族信托。


此时,纪凯婷已经获得了圣基茨国籍,龙光地产得以顺利绕过内资监管在香港红筹上市。


但这并不代表权力的交接,因为纪凯婷特地声明全权委托父亲纪海鹏管理公司,自己出任非执行董事。


比起屡屡上新闻的女儿,秉持潮汕商人低调特质的纪海鹏更加神秘,网上鲜有他的照片与公开活动。2018年1月29日,纪海鹏更是卸任行政总裁一职,把多年一起打拼的胞弟纪建德推上了前台。


这边是公众面前低调近乎神秘的纪海鹏父女,另一边则是走狂浪路线的龙光集团。




2016年6月8日这天,深圳市光明新区某号地块出让现场,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硝烟气息。


短短一分钟内,七家房企就争相举牌将54.12亿的底价推上了足足110亿元,现场气氛直接白热化。随后的厮杀中一众地产巨头先后出局。最终名不见经传的凯丰实业与财大气粗的对手鏖战50轮后,以140亿拿下地王。


工商信息显示,这匹黑马背后的控股股东就是近些年迅速崛起的龙光地产。如此这般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风格贯穿着纪老板的创业史。


1996年,在医药器材和建材行业起家之后,纪海鹏成立龙光建安转战房地产。


2000年,龙光建安通过汕头城中村改造项目发家,一举成名。


2003年4月,刚成立没几年的龙光建安走出汕头,以初生牛犊的姿态竞投得深圳市宝安中心地王,此后业务遍及全国四十多个内地城市。


2013年上市之后,这家发迹于潮汕地区的家族式房企开始豪赌深圳:


2014年,拿下龙华白石龙地王,总价46.8亿;2015年,拿下红山商业地块,总价高达112.5亿元;再加上2016年激烈竞价后的140亿地块,龙光地产可谓是地王收割机了。


但彼时龙光地产港股总市值仅约150亿港元,是一家核心利润还不到20亿的中小型体量的开发商。这种颇为激进的拿地举动被业内人士形容为“蛇吞象”。


但市场最终证明了纪老板的胆略。



2016上半年,龙光地产业绩同比飙升71%,实现年销售目标144亿。


在低调的纪老板带领下,龙光地产越战越勇,于是就有了鏖战40回合,争夺140亿地王的一番豪赌。


频频拿下地王,进行“蛇吞象”般的快速扩张,龙光地产的快速崛起不仅仅归功于低调的纪海鹏大胆、超前的精准眼光,背后也要仰仗浙银等多路金主的强力支援。[2]


2018年,龙光集团实现合约销售额718亿元,核心利润76.55亿元,在行业低潮期逆势实现了两年翻三倍的持续高速增长,领跑巨头云集的深圳销售市场。


2019年中国房地产百强出炉,龙光地产排名第23位。在房地产企业盈利百强中,龙光更是高居第四位。


截止目前,其市值已经逼近700亿港币。


但,靓丽的财报掩盖不住龙光集团狂突猛进背后的诸多争议。




“拦住他,不要给他跑出去,给我砍死他……”


一声大喊过后,持械歹徒们堵住三个讨薪农民工包工头的去路。三人边躲边跑,但38岁的黎汉规终究没能跑出工地大门,被歹徒追上用三角尖刀一顿猛刺,心脏中刀倒在血泊之中,不治身亡。周围涉事人员与歹徒见状,迅速驾车离开了现场。


这不是香港黑帮电影,而是2015年发生在南宁龙光集团旗下一处楼盘工地的一幕[3]。


据南方都市报当时消息,袭击农民工包工头的一伙人中,幕后指使者是一位外号“纪老二”的高管,真名叫纪建鹏,是龙光工程建设有限公司南宁分公司法人代表。


案发后,外界一度传言,“纪老二”纪建鹏就是龙光集团董事长纪海鹏的胞弟。


这并不是龙光集团唯一直接卷入的恶性案件。


据财新网消息,2018年初,国开行广东分行行长吴德礼落马,一件牵涉资金高达150亿的腐败案件浮出水面。[4]


2013年3月的一天,深圳华侨城洲际酒店的地下停车库里,两个神秘的黑色帆布包被人放进了汽车后备箱中,一位叫吴昊的年轻人发动汽车扬长而去。


几天后,时任国开行广东分行行长的吴德礼出差回到家中,得知了儿子带回的500万现金,犹豫再三后表示这钱不能收。这时,妻子劝他:


“你假清廉,你给他们民营企业在贷款上帮了这么大忙,给钱也是应该的,不要白不要。”


最后,吴德礼就将钱清点后藏在了广州家中的壁橱里。


按照吴昊的说法,这500万元是纪海鹏为了感谢吴德礼在龙光集团两个高速公路项目贷款约150亿元的帮助。


但也有说法认为,这是吴德礼以儿子在深圳买房缺少资金为由,在饭桌上向纪海鹏暗示,纪海鹏“领悟”并犹豫了十几天后,于是安排人准备了五百万现金,然后有了地下停车库里的一幕。


这些难上台面的现实对于微博中岁月静好的“龙光公主”纪凯婷而言,看似毫不相干却又难以置身事外。




一边是家族企业在变幻莫测的商海中浮沉,一边是富二代们看似无忧无虑、为人艳羡的梦幻生活,当两者猛然交汇的时候,往往会激起一阵又一阵的风浪。


2003年1月22日,一声宣告山西首富李海仓死亡的枪响,仓促间将还在海外读书的李兆会推上了前台。


尽管他也曾埋头数月苦学业务、也曾在股市砍下数十亿利润、也曾巧用权谋清除旧臣,但最终没能保住父亲留下的海鑫钢铁,还得了个花花公子与老赖的恶名。


复盘他执掌海鑫钢铁的那几年,李兆会似乎更愿意在资本市场赚快钱,而不喜欢在枯燥、冰冷的钢铁上精打细算。他也不愿意在酒桌、会议室里与官员打交道、维护商业圈子,以备不时之需,而是希望进入直播、娱乐行业跟同龄人们在一起。


或许,如果父亲没有出事,李兆会也能够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干得风生水起。



但现实没有如果。


中国社科院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全国有300多万家民营企业将面临企业传承问题。然而,只有18%的接班人愿意并主动接班。此外,还有一些“富二代”的理想竟是“当官”。


二代,尤其海外留学归来的二代们,在思维上与父辈的不同,以及国内职业经理人文化和队伍的不成熟、现实经营环境与所学经营管理课程的落差,包括普遍面临的行业转型等等因素,都让接班这件事情变得异常棘手。


即便在家族企业已有百年历史的日本、美国,也是八成以上在第二代就被淘汰了。在这种危机面前,国内很多企业家们不得不把对继承人的培养早早提上了日程。


比如宗馥莉,大学一毕业就直接参与了企业管理,起早贪黑没时间享受人生;而早在杨惠妍十三四岁的时候,杨国强就安排她旁听各种各样的公司会议和谈判。


比起这两位早早当家的“公主”,目前依旧神秘、仅担任非执行董事,并且由叔叔“辅佐”的“龙光公主”纪凯婷似乎依然“花瓶”在经营核心之外。


突然被推上接班的重任,复杂的社会关系、企业内部矛盾以及行业转型洗牌,造成了李兆会的前车之鉴。


国籍身份都已在半个地球外的的纪凯婷,如何在外人羡慕的眼光中,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接班,也必将是一个不会简单的现实问题。


或许只有到那一天,“龙光公主”才会掀开神秘的面纱,正式走上前台。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
Copyright © 1998 - 2013 tongru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