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所动态News
您的位置:首页>>律所动态>>社会热点
社会热点Social Hotspots

家族信托PK婚前协议?评LCYP v. JEK离婚案(下)

点击数:1052020-03-21 18:58:15 

原创 我是明月 婚姻家庭与资本市场 

  2010年,香港终审法院“LKW v DD”案告诉我们:即便是在婚姻“分别财产制”的法域,在夫妻资产混同的离婚案件中,如果needs principle 将导致不公平结果时,法庭将使用sharing principle,具体可以参阅《解读香港终审法院LKW v DD离婚案|明月说法》 。
  2014年,香港终审法院“潘工程师”离婚案让很多人明白:离婚案件虽然不能直接分割信托财产。但是如果这个信托(不管是不是discretionary trust),经法庭“test”后认为是离婚案件一方的financial resource,则该方依然可能在ancillary proceeding的程序中“败下阵来”(按照信托财产的价值计算应向对方支付的经济补偿),具体可以参阅《“所有离岸信托遇劫”?对Amy姐的爆文,大拿们有话说!》。
  2019年香港法院处理的这个离婚案件(LCYP v. JEK and ANOTHER),既涉及Trust的处理,也涉及到PNA(Pre-Nuptial Agreement)的认定,注定将成为一个影响深远的案件。
  这个案件与很多人的“常识”理解不同:再酌情的信托,只有或明或暗的还有一些控制力(衍生出来的是是否可以继续部分或完全受益的likelihood),则该信托财产还是有可能在离婚案件中被“分割”。相比而言,再简单的婚前协议,或许也能在离婚案件中发挥出较大的份量(weight)。
  在本案中,丈夫在婚内出售了家族企业,获得巨额对价,然后再转入美国的家族信托。在离婚时,丈夫一方面拒绝向法庭披露详细交易信息,另一方面又以“已设立的信托具有财产隔离性”为由规避夫妻财产分割。
  为了少给妻子分财产,丈夫费尽心机,设置了自以为“天衣无缝”的法律防线。结果妻子从美国搬回香港,在香港提起诉讼,在香港法庭衡平之剑的凌厉攻势下,丈夫的防线被攻击的“千疮百孔”。所以有人说,涉外婚姻案件,赢了管辖,就成功了一大半。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
Copyright © 1998 - 2013 tongru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