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所动态News
您的位置:首页>>律所动态>>社会热点
社会热点Social Hotspots

从《婚姻故事》看离婚案件的“输”和“赢”

点击数:1082020-03-25 09:11:25 


 从《婚姻故事》看离婚案件的“输”和“赢”








作者:“家事法苑”团队  段凤丽

本文系家事法苑团队原创文,如欲转推,请务必征得本公号同意。





《婚姻故事》是杨晓林律师推荐“家事法苑”团队成员观看的一部家庭伦理电影,该片也在2020年团队年度影院观影计划之列。突如其来的疫情猝不及防地改变了我们的人生轨迹,也因此有了静下心来细细品鉴这部电影的机会。

《婚姻故事》由诺亚•鲍姆巴赫执导,亚当•德赖弗、斯嘉丽•约翰逊主演,于2019年8月29日在威尼斯电影节首映被美国电影学院、美国国家评论协会、《时代》杂志均选入年度十佳、获6项金球奖提名。

对剧中妮可和查理是否必然走到离婚这一步大家有各自的理解。尽管从同为女性且观察了大量离婚案件样本的笔者看来,对妮可来说,离婚不是一个需要权衡取舍的选择,而是一条必须走的路。即使存在前述认识差异,但当我们看到妮可和查理离婚后都找到了更好的自己:妮可终于圆了当导演的梦并做得风生水起,甚至获艾美奖提名;查理不再固守己见留在纽约,而可以为了靠近儿子接受长期留在洛杉矶的工作机会,相信我们还是可以达成“离婚对他们彼此未必不是幸事”的共识。

回不去的过去只能怀念,但也许在投身下一段关系时他们都会更懂得经营婚姻与感情,理解尊重与平等的意义。

作为一名家事律师,该片还引起我对长期思考的一个问题的共鸣,即离婚案件“输”和“赢”的标准到底是什么?本文想重点探究的是这个问题,写作的思路是从剧中当事人和律师对输赢的理解出发,引出笔者自己的思考。

一、影片中三位律师和男女主人公对离婚案件“输”和“赢”的理解




毫不夸张地说,本片中离婚案件的最后走向与查理对离婚输赢的固执己见及律师杰迎合查理的己见密不可分。
首先,我们看看查理聘请的第一个律师伯特及查理对离婚案件输赢的理解。下面是查理和伯特律师在律师诺拉的律师事务所就离婚问题进行调解过程中,伯特和查理私底下沟通时的对话:
伯特:我觉得法官不会让这孩子从加州搬走,我觉得我们今天要尽量和解
查理:和解是什么意思
伯特:她会让孩子留在洛杉矶
查理:不行,伯特,只是……
不行,我是说我们必须赢
伯特:记住对亨利来说最好才算赢。如果你们上庭他会被牵扯进来
查理:但如果他待在这里,而我待在纽约,那就,那我就不能,我就永远不能当他的家长了。


在这里我们不难看出,律师伯特的输赢标准是“对孩子来说最好”;而查理赢的标准是孩子的监护权由自己掌控,具体就是,孩子必须从目前生活及学习的洛杉矶回纽约跟他一起生活。
接下来,我们看看妮可的律师诺拉关于离婚输赢的标准
诺拉对离婚标准的理解集中体现在片尾部分诺拉告知妮可案件结果时的对话:
“诺拉:所以,因为查理放弃了回纽约的要求,我们就要成功了。杰没兴趣了,他的同事泰德在做文书工作。
妮可:我们不会拿钱对吗?
诺拉:我们撤销了对麦克瑟奖金的索赔,顺便说一句,我觉得我们可以拿到的。他们也不要剧集的钱了
妮可:谢谢你所做的一切,诺拉
诺拉:不客气,宝贝
(碰杯)敬你在洛杉矶的新家
只要查理在洛杉矶, 我把监护权分成了55/45,这样你每两周就有多一天时间陪亨利
妮可:我以为是平分
诺拉:我在最后一刻调整了,我只是不希望他说他得到了一半,向朋友吹嘘
妮可:但我不想这样做
诺拉:接受吧,你赢了”


诺拉认为,亨利跟随妮可在洛杉矶生活,且妮可拥有比查理更多的监护时间,就是赢。而且正是为了昭示己方“赢”,诺拉刻意将监护时间比例在最后时刻做了调整。尽管妮可本意并不要求多于查理的监护时间。同时,妮可放弃对查理婚内获得奖金的分割权,查理放弃对妮可新剧集的报酬请求权。因为本案中财产并非双方争议的焦点。

这里也反映出,妮可对这场离婚官司的期望是,孩子跟着妮可在洛杉矶生活的前提下,她可以与查理各享有一半的监护权。为此妮可可以放弃对查理婚内获得奖金的分配权。但诺拉追求实质上正如伯特律师所说是“律师的赢”。另一方面,上述结果对查理来说,尚不如诺拉和伯特私下和解时达成的结果,更不用说查理所追求的带亨利去纽约生活的所谓“赢”的结果。

最后我们再看看,查理第二任律师杰克关于输赢的观点。

查理因与第一任律师伯特关于“输和赢”的认知存在分歧,在伯特与诺拉几乎就协议离婚达成90%共识的情况下,查理回过头又聘请了其拜见的第一个律师杰及同事泰德(顺带提一下,杰每小时收费950块并且需要先付两万五的聘用定金;而伯特律师每小时收费450块,先付聘用定金为1万块)。查理与杰、泰德第一次会见时的部分对话如下:

杰:所以你是在这里结婚的,孩子是在这里出生的,她在这里递文件给你?
查理:是的,但我们以前住在纽约。怎么了?有问题吗?
泰德:我们得换个说法
杰:如果你真的想在纽约和孩子生活,我建议你这样做
孩子归你…你说他叫“弗雷德”吗?
查理:亨利
杰:亨利?我怎么会说“弗雷德”?
泰德:我有个叫“弗雷德”的孩子
杰:你现在就带亨利去纽约,然后我们在纽约提起诉讼,我们把它弄成一个纽约的案子。
(注:这就是国内俗称离婚诉讼中“抢孩子”的操作套路)
泰德:我们需要争辩你们的家在纽约
查理:的确是这样
杰:否则你或许永远无法在洛杉矶以外的地方见到你的孩子
查理:真的吗?不行
杰:要说服法院让孩子搬家很不容易
只要你让妻儿离开纽约,你的日子就会变得很不好过
查理:是的,但如我所说,我们家在纽约正这是事实,她是暂时来这里
杰:那你觉得她为何在这里给你递送文件?
查理:我不知道,但亨利想回纽约
杰:别引用你孩子说的话,他这样说只是为了讨你欢心,他对她说的话大相径庭。
把巴伯案的文件给我
什么是“出口幽羊”
查理:“出口幽魂”这是我戏剧公司的名称
杰:你是导演?
查理:是的,戏剧导演
杰:有我看过的作品吗?
查理:我不知道你看过什么?
我们的《伊烈翠》要在百老汇上演,很令人兴奋
杰:我们必须确保那笔钱安全无虞(阻止对方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
查理:我是说,那是剧院,所以值不了多少钱
总的来说,我把自己挣的钱都投进了剧院
杰:我想知道(转向泰德),我们需要支援吗?
泰德:有意思
杰:从妮可那里?
查理:我不会那样做
杰:你老婆家有钱吗?
查理:她母亲拍电视挣了些钱
她父亲去世了
杰:我们可以说,我们不希望她母亲跟孩子见面,把她扯进案子
这样一来,她母亲就可以支付你的法律费用
查理:不行,他和她妈关系很好
妮可的家人就是我的家人
杰:是的,但这个情况会变。我建议你习惯这点
我们需要请一个私家侦探
查理:真的吗?我是说,真的吗?
杰:你老婆吸毒什么吗?可卡因
查理:没正儿八经吸过
杰:如果她是完美母亲我们赢不了
查理:有段时间她对TUMS抗胃酸咀嚼片上瘾
没什么,她可以一天吃一瓶
杰:你注意到有人跟踪你吗?
查理:没有
杰:小心点。
听着,你要准备好接受这个事实
诺拉会把你描述成一个不尽职责、缺席的父亲
查理:但我不是这样的
杰:你住在纽约,工作繁忙
她和你们的孩子在这里苦苦挣扎
诺拉会使用这条策略,我很确定
查理:但妮可不会撒谎
杰:听着,如果我们从理性出发他们就会从疯狂出发
和解后,我们将处在理性和疯狂直接
泰德:仍然是疯狂
杰:一半的疯狂也是疯狂
泰德:俗话说得好:“刑事律师会看到坏人最好的一面,离婚律师会看到好人最坏的一面”。
杰:在这一切结束之前,你会讨厌我和泰德,就因为我们所代表的你生活中的东西

这里可以看出,律师杰的“赢”首先是迎合客户查理对“赢”的理解,即把亨利带到纽约随查理生活,这就是“赢”。不仅如此,杰甚至提醒查理为追求所谓己方利益最大化,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如,为达到争取亨利监护权的目的,杰的第一个建议就是被我们所诟病的俗称离婚诉讼中“抢孩子”大战,建议查理把孩子从洛杉矶带到纽约,以改变孩子在洛杉矶形成稳定生活、学习状态的事实。第二个建议是把妮可抹黑成一个“不完美母亲”,挖掘妮可是否有吸毒等恶习,从后来在法庭上攻击妮可“酗酒”这点来看,这是正式委托后继续挖掘的结果;建议查理请私家侦探的目的仍是为了找妮可不是完美母亲的证据;甚至建议查理跟一向关系良好的妮可娘家人翻脸,以转嫁查理对法律服务费用的支付;建议查理……

杰的观念里所谓的赢就是在孩子抚养安排上完全符合己方当事人的诉求;在夫妻财产分割上尽量达到让对方不分或少分的目的;甚至为了减少己方当事人正常费用的支出,建议当事人将案外人牵扯进来。至于为达此“赢”所使用的手段是否尊重事实、是否合乎法律和道德、是否撕裂亲情,在所不问。

二、离婚案件“输与赢”之我见





《婚姻故事》中伯特律师对离婚案件“输与赢”之见解与笔者产生的共鸣正是催生本文的原因。先来看看伯特律师与查理第一次见面时的交流。

伯特律师一开始就坦言自己有四次结婚、三次离婚的经历,且正因为深知这种经历之痛苦,促使伯特从娱乐律师转到家庭法领域以帮助更多人挺过这段时光。之后,伯特律师直接阐明自己处理离婚案件的理念。

伯特认为:如果我们陷入“谁做了这个”,“谁做了那个”以及“我不想付两块钱”这样的问题,你就会付出更多金钱和时间,承受更多精神压力,最后仍然可能得到相同的结果。

在我们这个行业,很多人编造事实,这样就能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对他们来说,你只是交易。我总是会遵循事实,不管它将带我们去向何处。我愿意把你当人来看待,不仅仅是你,也包括她。(离婚)这个过程可能会丑陋不堪,但我仍然相信并非一定会很糟糕。

在查理很在意的孩子监护权问题上,伯特既未象律师杰那样建议查理“抢孩子”,也未迎合查理关于“让孩子在纽约跟自己生活”就是“赢”的观点,而是建议查理对孩子真正的陪伴。伯特说,我建议你多花时间陪陪你儿子。很多人努力争取那个时间,然后连用都不用,他们只是想赢。

伯特的建议既出于他的专业判断,也出于作为一个家事律师的职业操守。

最后经历过三次离婚的伯特律师更是推心置腹地给出查理十分中肯的提醒:我希望你知道,这一切终究会结束,无论我们是输是赢,都将是你们俩解决问题。

伯特律师处理家事问题的理念及建议(应该还包括律师费的报价)得到查理的初步认同,双方建立了委托关系。如果按照伯特律师的思路本案应该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双赢的结果。但遗憾的是,当妮可和查理夫妇在各自律师陪同下进行谈判时,当查理得知伯特并不认同、也无法达到其所追求的“赢”的结果之后,旋即辞掉伯特又掉头去找其首次见面并不认同的律师杰,仅因为杰迎合查理对监护权“赢”的标准,尽管杰的律师费是伯特的两倍有余。

正是因为律师杰的参与,为了实现查理追求的“赢”的结果,才有了后来法庭上的双方互撕的狗血剧情。为了证明对方不是“完美父亲”或“完美母亲”而为自己争取孩子监护权获得更大可能性,喝酒、忘系安全座椅都被对方无限放大,妮可因此被丑化成了酒鬼妈妈,查理则成了严重失职的混蛋爸爸。

即使这样也如伯特律师所预见的那样并未改变案件的最终结果。甚至远不如伯特律师当初与诺拉达成初步和解协议时为查理争取到的结果。而且,在当时和解的氛围下,双方均淡化了对离婚原因深究所造成的彼此伤害,避免了把孩子牵涉进来。相对来说,是一个双赢并有利于孩子的结果。

但杰为查理争取监护权而将妮可描述成一个“不完美母亲”的努力也激发了诺拉在当事人利益之外追求“律师赢”的结局,即在妮可已经同意查理在洛杉矶时与自己拥有同等监护时间的情况下,诺拉刻意将双方的监护时间比例调整为55/45,仅为昭示己方才是该离婚案的胜方。

欣慰的是,如片尾展现给我们的那样,妮可作为一个善意母亲,在监护权问题上也表现出最大程度的善意,并未拿法院判决与查理斤斤计较监护时间。

这个结局印证了伯特律师所说,“这一切终究会结束,无论我们是输是赢,都将是你们俩解决问题”。

俗话说,父母离婚对孩子的伤害仅次于父母死亡。因此,毫不夸张地说,父母离婚伤害最深的无疑是孩子。而孩子作为独立于父母之外的个体有其独特的利益。因此,父母离婚在孩子抚养安排上,理应遵循“孩子利益最大化原则”。正如伯特律师在片中对查理说的“记住,对亨利来说最好才算赢”。

本片中,妮可和查理争议的焦点是亨利的监护权,双方在财产方面相对比较超脱,这是本案的特殊性所在。

但在总结一般离婚案件的“输和赢”的标准时,笔者认为,对于一段无可挽回的破碎婚姻,按照孩子利益最大化原则作出抚养、探望安排;财产上作出公平处理(作为代理律师,尊重事实,在法律框架下,使己方当事人获得法律上的公平结果),即是赢。而且,相较于律师的“赢”,当事人的“赢”才是真正的“赢”。同时,处理离婚的过程尽可能减少对双方及孩子的伤害,给彼此留有体面。这些,才是我们家事律师应当追求的离婚案件的“赢”。



【责任编辑:(Top) 返回页面顶端
Copyright © 1998 - 2013 tongrunlaw.com All Rights Reserved